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严老夫子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书法论文之——怀素《自叙帖》的艺术特色 (中)  

2017-07-23 06:01:51|  分类: 草书欣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“达其性情,形其哀乐”,是书法艺术的内涵和本质。而狂草最能渲泄人的情感,张扬人的主体精神。《自叙帖》力的表现过程,就是情感的抒发过程,力的发展过程,就是情感的推进过程。情感决定力感!

《自叙帖》的内容可分叙述身世、抵达长安和文人名士对他的评价三部分。从开头“怀素家长沙,幼而事佛,经禅之暇,颇好笔翰”这一段中,我们可以看到字写得比较严谨、端庄,反映作者的心情还趋于平稳、安静,处于以蓄待发状态。可以说,这是一般规律。从“然恨未能远睹前人之奇迹,所见甚浅。遂担笈杖钖,西游上国,谒见当代名公”开始,一直到“聊书此以冠诸篇首”止,字的跳动性逐渐增大,力感逐渐增强,反映作者由于大开眼界,“豁然心胸”,和颜真卿对他的帮助、鼓励,使其喜悦之情也随之进入高潮。从“其后继作不绝,溢乎箱箧”,到张谓、卢象、王邕、朱遥、李舟、许瑶、戴叔伦、窦冀、钱起等九个达官名流对他的书法艺术赞叹不绝,他的字已法无定法,力如山呼海啸,反映作者的心情激荡不已,思潮迭起。最后“皆辞旨激切,理识玄奥,固非虚荡之所敢当,徒增愧畏耳”这短短的二十二个字,又突然掀起一个大的波澜,将情感推向最高峰。可谓狂到至极!颠到至极!

“写字者,写志也”。(清刘熙载《艺概》)“有动于心,必于草书焉发之”。(韩愈《送高闲上人序》)“僧中之英”怀素,在《自叙帖》中将自己喜悦、自豪、奔放之情作了淋漓尽致的写之、发之。这种“无声之音,无形之象”(张怀瓘《书议》),全靠人们去体认、去感知、去神会。这是一种真正的享受,最高层次的享受。一位老友,中学教员,不善临池,然而他却把《自叙帖》当作珍宝,在桌上摆了二十多年,每有余闲,必仔细玩味。说“看一次受一次感染,看一

次精神上有一次升华”。

但是,情感不是随意可发的。只有在一定条件、一定环境下才能得以倾注。在这方面,怀素给我们留下了两条极其宝贵的经验。

一是要有创作的冲动和激情。“粉壁长廊数十间,兴来小豁胸中气”。“兴来”就是有了强烈的创作意识、创作灵感。“胸中气”就是满腔豪情、满腔感慨。无“兴”之书,无“气”之作,不管怎样如雕如琢,施展技巧,都不能打动人心,引起共鸣。一位音乐家说过,音乐从来不属于技术范围,而是自我意识的体现。书法也不例外。

二是要进入醉酒状态。“醉来信手两三行,醒后却书书不得”。“狂来轻世界,醉里得真如”。醉了才能超然物外,狂放不羁,目空一切,傲视古今,从而获得真正的书法艺术的语言,艺术的符号,艺术的结构,艺术的真谛。用尼采的话来说,就是“酒神”的作用,就是“天才= 神经病”!对醉的认识不应停留在浅意识,应作深层次的理解。“醉翁之意不在酒”。实际上醉是进入创作时的无任何拘束、无任何执著的一种狂的心态,狂的情绪,狂的感觉。狂草不狂,在于

情感不醉。情感不醉,狂草安在!好像刘正成先生在《中国书法》杂志里讲过:韩玉涛要他写一幅狂草,希望写得越狂越好。听起来简单,实际上这是对狂草的最高要求。欲要狂草越狂,必须情感越醉。如此,狂草才能越好。从这个意义上,如同醉拳、醉剑一样,也可以说狂草就是醉草、醉书。

 

 

书法是线条的艺术,草书是高度抽象线条的艺术,狂草则是更高程度上的抽象线条艺术,它具有更大的随意性、可变性。它能为作者提供抒情写意的无限空间,也能为欣赏者提供咀嚼、回味的广阔天地。正如不能用一把尺子去衡量万物一样,也不能用楷、隶、篆、行、草的标准去要求狂草。

形之不存,神将焉附?怀素是怎样将丰富的情感转化为奇特的线条、奇特的语言、奇特的结构呢?首先是惊人的连绵缠绕。综观全篇,字与字之间,大部分牵丝映带,连绵缠绕,有时两三字相属,有时全行相盘;有时上字之末为下字之始,或发自左旁,或发自上端,非常自然、和谐,恰到好处。尤其令人叹为观止的是另一种出神入化的上下钩连。比如二十五页头一行“中妙怀”三个字,不将“中”字之竖垂直拉下,而是将其变为“妙”字左旁“女”字之弧形笔画;不将“妙”字之末笔乍然收住,而是出其不意地将其拉入“怀”字之中心,变为左旁之长竖。这种连法还有好几处。真乃“变动犹鬼神,不可端倪”。(韩愈《送高闲上人书》)应该注意的是,怀素并不是一味连绵缠绕,而是笔随意行,该连则连,该断则断,连属得当,断则合理,形断意连。宋朝姜夔在《续书谱》中提出:“然不欲相带,带则近俗。”故有人怕戴上俗的帽子,不论什么书体,一味追求字字独立,个个相断,以为高雅。其实带与俗不能等同起来。不适当的上下相带有可能落入俗气,但如果取消了狂草中的相带,大概也就取消了狂草。字的上下连结,左右盘旋,是一门硬功夫。无深厚功力,超人灵性,弗能为也!其次是大胆的艺术夸张。艺术离不了夸张,不夸张,艺术性便大为减色。在一定程度上,夸张的越大胆,艺术性则越强。怀素为了适应情感的需要,从单字造型到分行布白、通篇安排,都作了自然天成、富有意境的夸张。就说字的造型吧。如“豁然心胸”的“胸”字,作了重新组合,将左右结构变为上下结构,特别是“匈”字写得开阔、净远、空灵,象征着心胸“豁然”。“初疑轻烟澹古松”的“澹”字,将笔画简约到不能再简约的程度,而且笔触枯墨,与浓墨“烟”字形成强烈反差,近乎国画大写意的手法,确实给人轻澹的感觉。全文“颠”字有四个,写法各异,无一雷同。第一个“姿性颠逸”的“颠”,给人以飘逸之感。第二个“张颠”的“颠”,左长右短,左低右高,诡形怪状,真像颠了、疯了一般。第三个“以狂继颠”的“颠”,平整、洒脱,意味着心安理得。第四个“张颠”的“颠”,特意放大,右旁“页”字之写法,改为三个短横,变成了另一种颠的造型。真是鬼斧神工,为凡人所不及。晋尚韵,唐尚法,宋尚意,这是就总体来讲的。实际上《自叙帖》三者兼而有之。有的人只注意了《自叙帖》的法,而忽略了它精彩的意、韵的流露。唯宋朝黄庭坚对后者心领神会,继承发挥,成绩卓著。

明朝有个叫项穆的,不大喜欢怀素的狂草,把这种艺术夸张说成“变乱古雅之意,竟为诡厉之形”,“虽得其超逸之兴,而失之惊怪”。一个“诡厉”,一个“惊怪”。其实这正是狂草线条富有个性的表现。既未“乱”了什么,也未“失”了什么。

第三是破例的分行布白。颜真卿在《述张长史笔法十二意》中讲到:“巧谓布置”。这对其他书体可能有用,对于狂草却难以办到。狂草具有非规定性的特点,“心忘于笔,手忘于书”,恣情挥酒,分行布白盖成于天然,即是原先有所设想、有所安排,也常常在书写过程中被打破和改变,出现意想不到的奇观。《自叙帖》一般每行五六个字,多则七八个字,少则二三个字。有的平直而下,有的

大幅度倾斜,远离中轴线,“远鹤无前侣,孤云寄太虚”,“狂来轻世界,醉里得真如”,这四行尤为突出。大部分向左倾斜,偶有几行蓦然斜向右方,“柳暗花明又一村”,给人在视觉上造成一个新的转换。这种疏密相间,长短相倚,欹正相生的对比,产生了巨大的艺术效果、艺术感染力。

有一个问题很值得研究。在中国古代书法论文里,有数处记载着怀素狂草线条多变受“观夏云多奇峰”的启示。但多到此为止,未作深入探索。其实它的本质是“顿悟”二字。怀素为空门上人。持戒严格,精于义理。他不像陶渊明那样“误落尘网中,一去三十年”。而是“幼而事佛”,专务经禅,早就摆脱了人间的干扰,“六尘”的包围,清静无为,四大皆空,天人合一,通过冥思、直观,便可豁然把握宇宙之奥秘。这种“观古今于须臾,抚四海于一瞬”的超验性

的思维方式,是整个书法艺术特别是狂草艺术的主要思维方式。任何理性的、逻辑的方法都不能代替。这是“草书有妙理,惟怀素为得之”(见《自叙帖》卷后蒋之奇题)的重要原因。

书法论文之——怀素《自叙帖》的艺术特色  (中) - 三无堂主 - 狂草一真

 

书法论文之——怀素《自叙帖》的艺术特色  (中) - 三无堂主 - 狂草一真

 

书法论文之——怀素《自叙帖》的艺术特色  (中) - 三无堂主 - 狂草一真

 

书法论文之——怀素《自叙帖》的艺术特色  (中) - 三无堂主 - 狂草一真

 

书法论文之——怀素《自叙帖》的艺术特色  (中) - 三无堂主 - 狂草一真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