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严老夫子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那年,那月(七):母亲  

2017-06-04 06:53:36|  分类: 小学语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那年,那月(七):母亲

 (2017-01-11 09:01:37)
标签: 

故乡

 

记忆

 

母亲

分类: 心情放歌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母亲

 


母亲去世时,我仅仅八岁。她留给我的记忆影像,只是一些零乱的碎片。我总是努力地想把这些影像碎片还原成一部电影,可每次都未能如愿。

我只知道母亲姓秦,叫什么,实在想不起来。其实只要张嘴问问便知,但我固执地始终没有开口。倒不是怕别人笑话,而是我以为,有母亲这两个温情脉脉的文字,就足够了。

在我的印象中,母亲中等身材,短发头,古铜色的脸上挂满笑容,腰间似乎总是系着一条蓝围裙。每次野玩之后回家,我总能看见母亲在压井池上忙碌的身影。

最早关于母亲的记忆,定格在19758月。一天上午,不到两岁的我被隔壁三婶领着到后院六奶家串门。正玩着,大哥忽然寻来,扯着大嗓门嚷道:“快跑吧,板桥水库发水了!”说完一把抱起我,往外就跑。一到家,母亲立即把我搂在怀里,眼泪噗啦噗啦地落在我的脸颊上。长大后听大哥说,那天大路上忽然涌来一波又一波肩挑背扛的赶路人,他们步履匆匆,碰到有人问起,只是简短地应一声“发水了,板桥水库发水了,快跑吧。”父亲在外村学校当老师,这几天恰好学校有事没在家。母亲急急忙忙地找回哥哥和姐姐,却怎么也找不到我,急得满头大汗,只得央求大伯家的大哥去找。

这时村上已经有人开始携家带口地往西边长山上赶了,母亲赶紧收拾了几件衣服,把我架在大哥的脖子上,拉着哥哥和姐姐,加入到逃难的队伍。两天后,我们回来了。幸运的是,洪水经村子南边阳丰河的分流,已大大减弱了汹涌的气势,仅仅在我们这几个村子的地皮上溜一圈,就退走了。然而母亲的眼泪,在我生命的河流中,一直在默默地流淌着。

19768月初,唐山大地震后,到处都在传言我们这儿也会地震,家家户户都在院子里搭上草棚子,晚上就住在棚子里。母亲也央人在院子里搭了一,晚上搂着我们仨个住在里面。好在已是阴历七月,天气已经开始燥热。在外面睡觉,一张?席,一个床单,就足够了。我们依偎在母亲的身边,数天上的星星,听蟋蟀低吟。母亲用蒲扇扇着蚊子,轻轻哼唱着老得不能再老的歌谣。不久,星星没了,蟋蟀累了,我们也睡了。

又是一年的春天,我们几个小孩子在院子里捡起地上的小土块互相砸着玩。不知怎的,西院的小珍拾起一块石头,向我扔来,正好砸在我的头上,顿时头破血流。在一旁看我们玩耍的旺哥急忙捂住伤口,抱着我往大队诊所跑。母亲丢下手中的针线活,在后面紧紧追。她跑到诊所时,已是气喘吁吁。母亲坐在椅子上,不住的发抖。直到医生给我缝好针,贴好胶布,她才长出了一口气。这之后,母亲只要不干活,就守在我的身边。一直到我伤口长好,她才允许我出去和小朋友们一起玩耍。

后来,母亲病了。开始时忍着,吃一些小药。实在无法忍受,才住进医院。父亲在医院陪护,姐姐也不再上学,时不时地蹬着父亲那辆飞鹰自行车,一趟一趟地往县医院送东西。两个月后,洋槐花漫天飘香的时候,母亲强忍着疼痛,从医院回来,让我和哥哥从门前那棵老槐树上勾下洋槐花,为我们蒸了满满一锅洋槐花。我们吃着槐花,欣喜不已。可姐姐后来却说,母亲在厨房里一直在偷偷抹着眼泪。

母亲不信迷信,可得病之后,她却主动找了几个师婆子看病。一天晚上,母亲悄悄把我叫起来,还叮嘱我别惊醒了哥哥和姐姐。母亲捧出一张毛主席头像,用图钉钉在方桌正对大门的两条桌腿上。她在一张小桌子上撒上一层面粉,拿出一个筛面的小箩,在箩的一侧系上一根筷子。母亲让我坐在一个小板凳上,两手握住面箩,嘱咐我不要说话。母亲起身,把灯给关了,屋里漆黑一片。此时,一阵阵凉意从我的脊骨涌到头顶,我分明可以感觉到,母亲也小心地坐在了我的对面,双手同样握在了面箩上。周围漆黑一团,寂然无声。过了一会,我感到面箩微微在颤动。又过一会,面箩停了下来。母亲起身,开灯,拿开面箩,眼睛盯着桌上的面粉看。片刻后,她高兴地笑出声来。我也歪着头,向面粉望去。只见面粉歪歪扭扭的凹陷处,分明呈现出一个“好”字。母亲把我抱在怀里,破天荒地亲了又亲。

这一个“好”字,终究没能挽留住母亲。那年夏天,那棵一直陪伴着我成长的洋槐树叶落了,枯萎了。那年夏天,母亲撇下我们三个,永远地去了。长大后我听姐姐说,母亲知道她的病无法治好后,让姐姐骑着自行车带着她到姥姥家,大哭了一场。母亲在我们面前很少落泪,然而她的心中怀着着多少的依恋与不舍,谁又能够说得清!

喇叭哀鸣,唢呐呜咽。站在长长的送葬队伍中,我没有落泪。我不相信,母亲竟然从此离我而去。直到二哥狠命地在我屁股拍一巴掌,我才撕心裂肺地哭出了声。我知道,从此以后,我没有了母亲。

母亲啊,你虽在天边,却时时驻守在我的心里,永不分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